网站支持IPv6

|

微信 移动门户介绍 智能机器人 智能推送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
首页 > 主题服务 > 专题专栏 > 深圳市工业展览馆 > 展馆信息

代表委员支招让工业遗存换个“活法”

信息提供日期 : 2022-03-25 12:05 信息来源:

  据新华每日电讯 多位代表委员在今年全国两会上为工业遗产保护利用热情支招。

  3月5日,本月第一个周六,在北京首钢园外,不少特意前来游览的市民因为没有预约,观望徘徊之后,只好抱憾而去。微信预约小程序显示,周末两天均已约满。

  见证了谷爱凌、苏翊鸣夺金的首钢滑雪大跳台,就在首钢园里。北京冬奥会结束,这个“网红点”开始对公众预约开放,引得北京市民纷纷前来打卡。

  2021年12月28日拍摄的首钢滑雪大跳台。新华社记者陶希夷摄

  同一天,全国人大代表、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、首钢集团总建筑师吴晨,在首场“代表通道”采访活动中说,首钢园区最大限度保留了原有厂区的风貌格局,使冷却塔与冬奥运完美结合,向世界展现了山、水、工业园和城市活力美美与共的生动图景。

  2月15日,中国选手苏翊鸣在北京2022年冬奥会单板滑雪男子大跳台决赛中。新华社记者兰红光摄

  事实上,早在上个月,德国媒体盛赞首钢大跳台是冬奥赛场的建筑典范:“这里正是最适合奥林匹克运动的地方,堪称工业迪士尼乐园。”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也不吝赞美之词:“它实现了竞赛场馆与工业遗产再利用、城市更新的完美融合。”

  在全国政协委员、南京大学文化与自然遗产研究所所长贺云翱看来,首钢工业园实现竞赛场馆与工业遗产结合利用,让尘封的工业遗产再次“活”起来,也启发了工业遗存保护与开发利用的思路。

  2月15日,参赛运动员在北京2022年冬奥会单板滑雪男子大跳台决赛比赛中。新华社记者黄宗治摄

  从事30多年工业文化遗产研究的贺云翱认为:“近代以来的工业文化遗产,和古老农业文明时代的文化遗产一样,应该得到足够的重视和保护。”在他看来,中华民族创造出了有自身特色的现代工业文明,如果不了解中国的工业化进程,就不能理解中国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今天的。

  然而,一段时间以来,不少工业遗存被当作“包袱”荒弃或拆除,消失在城市记忆中。“不少人认为那些钢筋水泥有什么可保护的,又不是文物怎么就拆不得?”在基层调研中,贺云翱时常遭遇这种情形。

  修缮改造前的老厂房。奉天工场供图

  修缮后的老厂房(无人机照片)。新华社记者杨青 摄

  “我们应该保护好工业遗存,否则我们能说清楚几千年前的东西,却说不清一百多年来的历史。”贺云翱说,“很多人欣赏唐三彩或者宋代的瓷器,却还不会欣赏工业化过程中厂房、设备和工艺中所蕴藏的特定的时代美。”

  来自“百年煤城”辽宁阜新的全国人大代表吴京耕长期关注工业遗存开发与保护。他在以往的调研中发现,部分工业遗存所有企业或单位对工业遗存保护利用认识不到位。一些设备被当成废弃物销毁或变卖,工业遗存不断消失。同时,一些单位对工业遗产在历史、社会、艺术等方面蕴含的内在价值缺乏认识,开发利用经验不足。

  情况正在发生改变。随着社会对工业遗存历史、文化、社会价值的再认识,越来越多人意识到,工业遗存也是特殊的文化资源。越来越多的地方,在城市更新时,开始考虑让工业遗存换一种“活法”,而不是一拆了之。

  记者翻拍的问津书院内展出的原天津市第四橡胶厂老照片。新华社记者孙凡越 摄

  改造后的天津巷肆创意产业园。新华社记者孙凡越 摄

  问津书院一层的部分藏书。新华社记者孙凡越 摄

  贺云翱介绍,在实践中,工业遗存保护利用与开发有多种模式。有的地方把“锈带”变“秀带”,把文创产业园搬进厂区;有的地方借助工业遗存发展工业文化遗产旅游;还有的把资源枯竭型工业城市整体重新设计,使之成为充满活力的新生活生产空间……

  “2017年以来,工信部已先后发布5批194项国家工业遗产名单。成绩值得肯定。”尽管如此,在贺云翱看来,相比我国一百多年的工业化进程,这个名单所包含的数量不算大。他直言,我国工业文化遗存保护的力度仍不足、范围仍较窄。

  “很多地方连一处工业遗存都没保留下来;一些地方虽然保护了厂房,但里面的设备、产品、档案都没了,最多算工业建筑遗产。”他解释说,“内涵没有了,只剩下一个空壳。”

  吴京耕也坦言,由于省级工业遗产认定标准暂未出台,一些单位申报积极性不强,这也导致当地工业遗产的底数不清,保护和开发利用没有跟上;在已统计的工业遗存中,一部分已经出现损坏、遗失等状况,总体情况不容乐观。

  图为816小镇。(受访单位供图)

  图为816小镇。(受访单位供图)

  “重庆具有丰富的三线建设的工业遗存。近年来,重庆在工业遗存的保护和利用上下了一定功夫,也取得了成效。例如大足区建成了集博物馆、科技馆和文化馆为一体的重庆红岩重型汽车博物馆;816工程原配套机械加工厂遗址改建成了816小镇……”全国政协委员、重庆市文化旅游委党委书记、主任刘旗并不回避工业遗存保护利用与开发中遇到的难题。他说:“三线建设工业遗存一般处于偏远山区,区位条件较差,基础设施的整体配套程度低;不少三线建设工业遗存难以吸引社会资本参与。”

  “应进一步加大工业遗存保护的资金投入,加强工业遗存保护的研究。”贺云翱建议。

  全国政协委员、民进湖南省委副主委、湖南省社会主义学院院长雷鸣强建议,全面普查、挖掘现有工业遗存,按照工业遗存的不同种类,根据规模大小、内涵价值、所在地域、独特唯一等因素,进一步明确保护的对象、范围、责任主体。

  在保护措施上,他建议因项施策、一品一案。一些工业遗存主要以保护为主,重在留住历史记忆;一些工业遗存主要以开发为主,重在焕发时代活力;一些工业遗存可以做到保护、开发并重两不误;一些没有纳入保护范围的工业遗存,可以开发利用的自由度更大。

  “在现有的管理办法上,应再细化工业遗存的标准体系和评估体系,这样更有利于实践层面上操作。”贺云翱补充说。

  (参与记者:张玉洁、周文冲、周闻韬、丁非白、洪可润)

  来源:《新华每日电讯》